主页 > 舆情 >

你对新任证监会主席有啥希望?

时间:2019-02-08

来源:互联网作者:编辑点击:

作者莫开伟系中国知名财经作家 知名财经评论家

26日,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1月26日中央政府官网)。

对于证监会的再次换帅,虽然属于重磅新闻,但我想全国民众的心情应该是比较平缓的,难以激起阵阵涟漪,广大投资者觉得这只不过是一种例行式的人事更替。

因为,大家清晰地记得,距离刘士余2016年2月接替肖钢担任证监会主席尚未满3年,对当前证监会主席用频繁换将来描述一点也不为过,对于这几届证监会主席更换频繁的原因,这里不便过多的评议,但有一点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远未到位,资本市场崭新局面尚未到来,离民众的期待还有很大的差距,理顺资本市场建设各种关系任重道远,这应该是离任的刘士余主席心里的遗憾。

当然,我们也不能把资本市场建设新局面难以打开的原因归咎于证监会主席,平心而论,从肖钢至刘士余还是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对中国资本市场建设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在加快推进,整治资本市场乱象有了新进展,推出了熔断机制、强制退市等系列,意在引导中国资本市场走向健康发展轨道的政策制度,实在难能可贵。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2015年6月股灾之后的熔断机制水土不服,引发更严重的市场恐慌,2018年10月左右爆发了事实上的又一次股灾,将投资者的信心挫伤到了极点。

有人不禁会问,为何证监会主席如此努力、致力搞好中国资本市场,却缘何如此难遂人愿?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出于多方考虑,这里不再展开评述。总之,我觉得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还是不能埋怨某个主席的不称职或能力有问题,更应该是具有中国特色资本市场深层原因引发的必然结果。为此,不能把解决中国资本市场问题完全寄托于某个主席的身上,让主席背负太多的压力,那其实有点不近人情,也有违中国资本市场运行的客观现实。

很明显,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是环境生态的重塑问题,这需要“法则”,而不是“人治”,再强的证监会主席也会对面临的许多问题显得一筹莫展,甚至在客观问题面前会变的畏首畏尾和裹足不前。尽管如此,我还是对新任证监会易主席充满诸多新的期待。

资本市场建设,制度为先。当下资本市场最缺的不是人治而是法治。下一步证监会应该加大资本市场制度建设完善力度,推进各项基础制度建设,尽快将修订的《证券法》推出并实施,同时加快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上市公司股份回购、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等法规,抓紧制订《国债法》《期货法》《证券交易法》《证券投资基金法》等资本市场的法律文件,尽快出台《投资银行法》、《投资顾问法》和《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法》等单行法;尤其应该建立正常的、优胜劣汰的资本市场退出机制,重塑资本市场“法治”生态,让资本市场在完善的制度框架下健康运行。

资本市场兴盛,须重典治乱。当下资本市场乱象出现,不在于没有整治,而在于整治的力度不够,既存在制度的漏洞,也存在“心慈手软”的现象。我希望证监会下一步在架构好制度的基础上,对人为操纵市场、虚假包装上市、重大违规违法、资本野蛮人、老鼠仓等行为展开严厉攻势,一经查实,除将其罚得倾家荡产之外,一律送交监狱让其将牢底坐穿,增强监管的震慑力和威慑力,使意欲上市和已上市企业都能坚守“法治与道德”底线。

做到上市公司宁缺勿滥,确保市场平稳,应严把上市准入关。当前影响投资者情绪与心态与通过IPO过会上市公司数量存在很大关系,过多的上市企业通过IPO上市虽然对投资者带来一点儿打新利好,但更多的是带来资本市场资金量稀释,导致股市估值下降,使整个资本市场处于萧条之中。

对此,证监会应严把IPO准入关,保持上市公司数量总体平稳,将资本市场淘汰出局的上市公司名额与IPO过会上市公司进行有效挂钩,控制新上市公司数量,加大垃圾公司出清力度,为优质企业腾挪出上市空间,使上市企业增长幅度与客观经济发展、投资者的投资能力相适应,防止资本市场“失血”现象发生。

建立有效的投资者保护机制,为重塑资本市场生态奠定扎实基础。目前一些“垃圾公司”、重大违法上市公司退出困难,其重要原因在于监管部门投鼠忌器,致使资本市场正常进入与退出生态难以形成。下一步,证监会应把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放在重要位置,完善保护投资者权益的法规制度,建立起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专门保护机构,依法专门受理各类上市公司侵权民事赔偿案件,为中小证券投资者维权;建立专项罚没金账户,对退出资本市场或重大违法被强制退市等上市的投资者进行赔偿,消除上市公司各种侥幸行为,解决投资者后顾之忧。

原文刊载于 成都商报

热门文章 更多>>